第三次见到月是在大百的箱包店里美食美食

作者: 时间:2021年01月15日 1条点评

第三次见到月是在大百的箱包店里,她低着头站在书包堆里,正和儿子卖力的挑选着书包,这样的月很祥和,虽然与我前两次见到的她相差无几,但是她看我的眼神不再躲闪,多了几分坦然和塌实,这个月才是我愿意见到的月,只是现在的她,是否还把心放在了那些小小的鸽子笼里面呢?

去年夏天一个很热的午后,正在络里边打瞌睡边浏览的无聊时刻,大嫂打来说她约了人去洗浴城里洗澡,然后还要做护理,大概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刚才突然接到了,有人要来租临时房,要我上楼去拿钥匙,等人来了收钱开房门。

大哥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家里有一座三层高的私人楼房,整个二楼过去曾经是一个非常红火的歌舞厅,现在他把所有的大厅和包房都改做一个一个小房间,大的顶多二十平,小的只能放一床一桌两个凳五、六平的样子,密匝匝的房门把整个楼层弄得像鸽子笼一样,里面乱哄哄的住着各式各样的人。还有一些没有租出去的空房就会论小时租给应招女工作时用。

在大嫂絮絮叨叨的嘱咐中我木讷的应承着,还没从刚才的困倦中完全醒来,对于这种事情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我时常自觉清高的嫌恶这个世界的脏乱污秽,可是自己亲人的家里竟然也有这样藏污纳垢的地方,为什么就视而不见,甚至做了间接的帮手,我为自己虚伪的正义感苦笑着,很多事批评别人很容易摆在自己头上时就做不到义正辞严了,这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真正的掩耳盗铃。

大嫂拉着女伴一阵风的走了,剩下我拿了钥匙耐着性子等,哥哥家向着西面的长长的走廊里被阳光晒得好烫,无处躲藏的阵阵热浪让我很是烦燥,也许让我厌烦的正是这件事的本身吧。

过了一会一个女人慢慢的走上来,声音很轻的说:“是你拿钥匙吗,帮我开下门。”我回头看了一眼,一个有点瘦弱极普通甚至可以说朴素的女子站在那里,我一时怔住,这是我在等的人吗,看样子不像,听语气确凿无疑,心里厌恶着不愿与她多说打开房门后冲她伸出了手,只要拿了那一百元就可以回家了,可是那女子站在那里并不拿钱反而小声的说:“我没有钱,等他来了跟他要吧。”一句话噎得我很是气恼,看来她很谨慎呀,万一那个男人没来她不是没赚到钱反而倒搭了房费吗,没办法只好压住火气在床边坐下来等,这时她的响起来,听到她小声急促的说:“你什么时候来呀,快点把钱给人家呀。”“什么,还要过一个小时,那只要参加过百度竞价你要多给钱了。”我在这边一听差点晕了,什么?让我在这闷热的鸽子笼里为了这肮脏的行当再等一个小时吗,老天呀,你热死我吧,也好过我在这里等到无聊至死呀,她看我一边翻着眼睛一边用手扇着风的不耐,讪讪的转向了房门倚在门边向楼外那片炽亮火热的阳光眯着眼凝神望着。

我顺着这边的小窗也向外望着,那是唯一的入口,此刻尽管我们目的不同,但是都在焦急的等那该死的男人快点出现。窒息沉闷的空气中我们都不出声,炙热的阳光因为淡漠竟然有了丝丝冷意。一个小时,我在心里默念着,一个小时怎么这么长,这样别扭的等待让时间变得更难捱,烦燥过后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而这个女子很明显与她其它的同类太不一样,看样子她该是与我同龄的人。

“你住在哪里?”我听到自己清了清嗓子发出的问号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划破了一个可以呼吸的出口。

“在三合租的房子。”好依旧轻声轻语的回答,而且很老实,她的老实让我更觉得自以为是的盘问边的冠冕堂皇。

“看起来你很年轻,今年有多大了?”

“三十三。”她安静的模样一点也没有风尘女子妖冶冷艳的跋扈或者看破一切的淡漠,只是像邻居小媳妇一样的腼腆,这让我更加困惑,这样的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吗?

“原来比我还要小些。”听了我的话,她似乎减轻了面对我的自卑与抗拒,微笑着点了下头,而我也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接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在没有共通点的夹缝里找到了可比性。

在后来的谈话中,我知道她和我一样小名也叫月儿,知道了她嫁了一个每天只知道喝酒赌钱却给孩子拿不出学费的男人,最后连赖以生存的土地也卖掉了,没办法她带着孩子来到了这里,结果又错把第二次的幸福托付给了一个吃软饭的凶残男人,最后才走上了这条路,而今天她在等的男人是客人中对她最好的一个,甚至是可以在未来给她一个梦的男人,我不知道这样的男人可不可以相信,我只知道他来时阳光已经变成了温情的金红颜色,低头收了钱转身就走,不曾抬头看过一眼,是不愿亦或是不敢自己也不知道,这时的我怕是要比那人月儿还要胆小吧,怕的事情太多太多……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月儿的身影一直固执的在我脑中盘旋不去,她的本性并没有泯灭,她的坦率也让我吃惊,我知道她也想做个安稳快乐的女人,这是我从她的谈话和眼神中得到的信息,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已习惯了那种生活方式,而周围的人也已习惯了用对她的鄙视来满足自己的优越感。

月成为了今天的样子她又该恨谁呢?恨她的第一个男人,那个好吃懒做又不负的人,恨她现在的这个男人,那个甘吃软饭而又性情残暴的男人,还是恨这个世道,其实任何世道里的人都是一样的,就像她现在所从事的这项古老而又永恒的职业一样,在哪个世道里永远都是一样的,我想她最应该恼恨的就是她自己,想起一句经典的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很多人在困境中坚持着的,为什么总有人自甘堕落。

月,多么美好的名字呀,我曾因为她名字中那个与自己相同的字而心生厌恶郁闷了好久,其实大可不必的呀,人生如月圆缺难测,同名的人很多但是人生是没有相同的,此月非彼月也,我心中的月始终安静恬淡的面对生活,而那个月却被囚禁于一个又一个的鸽子笼里放弃了所有的努力,就像一只锁于笼中太久的鸟儿美丽的翅膀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心甘情愿的沦为了金钱和欲望的奴隶。

今天看到了月以后,一直纠结的内心终于感觉到一丝安详和平静,明亮的月光终究是脱离了鸽子笼的桎梏,又变得明亮皎洁自由自在,尽管我不知道这变化的原因,但是为这变化无限欣喜。

共 2 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如月,圆缺难测,行走其中,需要一颗安静恬淡的平常心。作者用细腻温婉的文字,描述了一个曾被囚禁于鸽子笼里一样的女子月儿,被困时,月儿就像鸟儿美丽的翅膀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心甘情愿沦为金钱和欲望的奴隶。而后,月儿纠结的内心终于感觉所有BOSS均可抓获成为宠物与坐骑!在充满了疯狂、恶搞、萌系等元素的环境下到一丝安详和平静,明亮的月光终究是脱离了鸽子笼的桎梏,又变得明亮皎洁自由自在。小说文笔优美沉稳,故事娓娓道来,让人在细品回味中,领会到一种人生的感悟。精美之作,。【:上官竹】

1楼文友: 19:24:12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很多人在困境中坚持了下来。月儿最终的转变令人欣慰。欣赏美文,问候秋水。 联系:

2楼文友: 05:57: 2 十分欣赏您的文笔,《江南文苑》欢迎您! 是纯文学站,并配有音画,每日更新,请朋友注册、欣赏、借签、阅读、欢迎您投稿!谢谢您来指导!

谢谢!江南文苑见。遥握!

楼文友: 14:02:16 作者偶然地接触到一个自己不能接受的生存状态,道出了自己心理的转变,由当初的厌恶到最后的怜悯,用现实给人很多感叹。细细品读,有入胜之感。 爱好文学

海口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太原医院白癜风
重庆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