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盾第一百九十六章旧的伙伴下

作者: 时间:2020年07月03日 0条点评

月盾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旧的伙伴 下

“父亲?”

“福克纳…福克纳老师。”艾格西的话一语点醒了菲德,现在的福克纳早已经不是铁墙骑士团的团长了,只是路瓦尔镇上的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最起码在菲德离开家乡的时候,对方就是这个职业。

“…”菲德欲言又止,关于他的父亲他并不想多谈什么,毕竟那心中的芥蒂还存在,而且一个多年不见的旧伙伴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一切都代表着背后有难以估计麻烦事。一想到这里菲德便不愿意多想,况且现在已经远离了萨林斯王国,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简单地来说,就是因为你父亲的关系而才让你成为了西奥古那帝国的佣兵英雄,还有让你能够在总参谋长身边作为副参谋的存在。”艾格西微笑着说,看上去并不像是酒后的胡言乱语。

父亲的关系?

“当然了,让你成为有影响力的佣兵竟然也被那个科塞王国的使臣利用了,不然的话再那个时候真的找不到人去领导这些如同一群散沙的佣兵。”

“我没有领导他们。”

“最起码你现在身边还有三个佣兵团,”艾格西立即回应到,“而且存活下来的佣兵都知道了你们的报酬,所以他们恨不得当初紧跟你身后,而不是密谋在远处隔岸观火。”

菲德大概明白到他的意思,当初推他一把的人就是艾格西和自己的父亲,“所以你…又或者是父亲为什么要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

“如果你有一天能够成为父亲的话,或许就会懂得一个父亲的苦心,”艾格西突然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上了几个最简单的字,“这是我三岁的儿子写给我的,嘿嘿,所以我比你能理解。”

菲德有点惊讶,但他还是继续问道:“你还是把话解释清楚一点吧。”

艾格西随后解释,福克纳虽然身在远处,但他还是获悉了自己的儿子成为了佣兵团的团长,而且就在两个帝国的内战漩涡之中。所以他特意派艾格西来到菲德的身边,然后利用他以前的影响力,甚至是和西奥古那帝国内部的某些人的关系,把自己的儿子推上这次战役里的高位。这样菲德的名字便会让人记住,然后对他未来的计划有所帮助。

“帮助?他现在只是一个教书先生。”

“没错,但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改变这一身份了。”

“听你这么说,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也都没告诉我。”菲德开始意识到自己又被人利用着了,而这次竟然是那个一心想要自己成为骑士的父亲。没想到在他乡做一个佣兵也会被人利用,实在啼笑皆非。

艾格西看向了天空上的月亮,“我是新铁墙骑士团的中队长,但是具体负责哪种兵系还没确定呢,毕竟是新成立的骑士团。”他耳朵上的铁环在夜风下荡了起来,而菲德也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野心和**,这和六岁时的艾格西没有不同。

“新铁墙骑士团。”

“当然了,旧的铁墙骑士团已经是被拜伦国王给废止了,所以嘛…”艾格西看向菲德,一字一句地说到,“所以现在需要一个新的国王,而新的国王很快就会诞生,新的铁墙骑士团就是为了保护新王而存在的骑士团。”

这番话听起来很是可怕,难道父亲福克纳要谋逆?那一直忠心于拜伦国王的埃文叔叔要怎么办?难道萨林斯王国也要和其他国家一样,马上陷入祸劫之中?所有的念头一瞬间涌进了菲德的脑海之中,他总是对外来的刺激有很快的反应,这让菲德经常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刻做出反应,但也会让他反应过急。

艾格西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块勋章,那曾经是拜伦国外赐给铁墙骑士团的勋章――一面菱形的铁牌。

“你的父亲希望他唯一的儿子能够在不久的将来为萨林斯王国的新生出一份力,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福克纳团长也说明了不会介意。因为他懂你,而且你能够在他乡成功也会在更远的未来对萨林斯王国起到帮助作用,毕竟福克纳团长的目标可是让整个大陆都归入萨林斯人的手中。”

菲德没有接过勋章,那是他父亲的东西,如果接受了就代表他认同父亲并且会选择帮助对方进行对方所谓的“萨林斯王国新生”的计划。菲德已经意识到他之前因为这些从父亲身边送来的推力而获得了一些改变,这些已成定局的东西他不想多想,但从始至终菲德都不希望父亲去干扰他自己的事情。没想到最后父亲还是找到机会干预,看来奥古那帝国还是不够远,需要找到一个没有父亲影子的地方生活才可以。

看着既不言语又不接过那个勋章的菲德,艾格西只是微微一笑便把勋章收回,“虽然我们多年不见,但我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会能够重新建立默契,毕竟我们是伙伴啊。”

“只是旧的伙伴。”

菲德没有再作回应,因为无论是萨林斯王国内正在谋划的叛逆还是父亲的计划他都一点兴趣没有,而且既然艾格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把之前的事情都解释了一遍,也就说明之后对方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的父亲只是让我告知你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猜到你不会加入我们,而且也不会对祖国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大的反应。或许你觉得佣兵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这么认为,倔强如你却一定会继续自己的选择,所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之后打算去哪里?”

菲德摇了摇头,“这是以后的事情,我还没决定,但是肯定不会回去萨林斯王国。”

“那也不错,起码以后在萨林斯王国要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你也不用亲眼看到了,”艾格西说到这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菲德早已经发现断眉和石斧一直躲在了后面,“对了,你的埃文叔叔还不知道你父亲的计划,又或者还没意识到萨林斯王国正有一场腥风血雨会被掀起,所以...所以你或者可以和你的叔叔沟通一下。”艾格西说完后便转身离去,他的两个伙伴也走了出来,三人一同往营地外走去。

菲德看着对方的背影,揣摩着对方最后所说的话。他已经发现很多人喜欢把一些迷惑别人的话留在最后,而这次却是关于最关心自己的埃文叔叔。上一次收到埃文叔叔的信件的时候已经是在教皇国的时候,对方表示萨林斯王国一片升平,没想到他的亲哥哥却已经在密谋一些事情。或许整个大陆都躲不开混乱的命运,所有有野心的人都在这个时代崛起了,无论是共和国、王国、公国还是帝国。突然出现在人的视野里的生命兵器只是引子,每一个权力的掌控者都躲不开,这是一个把整个大陆都会卷进去的漩涡。

或许埃文叔叔会站在拜伦国王的那一边,现在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拥立哪一个王子,恐怕真的如艾格西所说,萨林斯王国很快就会不平静了。但即便是这样,自己还是不可能回去的,下一站肯定不是祖国,毕竟国家的绝对不是自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等菲德回到自己的营帐时,阿娅娜已经却安静地坐在一旁,她抱着月盾,正在用一条手帕擦拭着盾牌,而且擦拭了一遍后又立即用清水洗一洗手帕,再反复擦拭,就好像对待一件贵重的宝物一样。

“你怎么还不休息?”

“菲德,我们以后要去哪里?”阿娅娜罕见地问出这种问题。

菲德想了一下然后才说:“或许是…”

“你要记住你曾经对罗素叔叔许下的承诺。”

“我当然记得,其实事情不如明天再说吧。”菲德坐回到床上,但阿娅娜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对方只是静静地把那面盾牌放在角落,然后就坐在旁边看着准备就寝的菲德。

“你不回去休息吗?”

“我收到了南格斯的信,他告诉我,有可疑的人在岩石盗贼团的领地附近侦查,可能是冲着罗素叔叔去的。”

菲德没有在阿娅娜面前脱过黑色铠甲,他随即问道:“那知道对方的来历吗?”

“他们不知道,但是罗素叔叔有向我们了解到我们现在的情况,他说不希望见到柱祭司因为年纪过大而老死,而是希望你能够完成你的诺言。”阿娅娜说完后便离开了营帐,只留下有点困惑的菲德。菲德没想到罗素会催促自己,但从阿娅娜所说的话看来,自己是时候要开始想办法壮大马铃薯佣兵团了。

这个晚上菲德都没有睡着,他就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和马铃薯佣兵团未来的路。直至天亮,他才因为强烈的睡意而昏睡过去。但同一时间,新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营地里,而那些来抓菲德去审问的调查人员也不期而至。

治疗鼻塞流涕的药物有哪些
孩子肠绞痛可以用脐贴治疗吗
先声药业